怀人 | 忆流沙河

尽管已界米寿,沙河兄走得还是太突然了。去年此时我委托一位学生去成都看望,他人虽羸弱,尚能健谈,说及往日故事,兄弟情深,滔滔不绝,临别亲自送下楼来,并赠《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》。不想今日已成两隔,悲痛之后,写此小文,以记初交。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

立即登录